地摊经济火爆你真的会放下脸面与架子去摆个摊么!

  • A+
所属分类:梦想天空

似乎是一夜之间,“地摊经济”就火了,在全国遍地开花,也成为街头巷尾热议的话题。有人跃跃欲试,想过一下“摆地摊当老板”的瘾;有人重新唤起当年对地摊的热情;有人终于舒一口气,不用担心城管讨伐。

五月底,最高层鼓励地摊经济,摆地摊再也不用担心被城管驱逐,不但不会被到处追赶,还可能会主动邀请你过去摆地摊。其实,这可以理解,我们经常都是这样,上面一句话,下面就会各种骚操作。

地摊经济是怎样的,众所周知,摆地摊是人类最原始的商业活动,也是最有生命力的商业活动,它不仅繁荣了经济市场,也弥补了普通老百姓购物的一段空白点。

地摊经济由来已久,主要是指通过摆地摊获得收入的一种经济形式。地摊经济是城市里的边缘经济,一直都不是主流,难登大雅之堂,而且还一度因为影响市容环境,被城市管理者厌恶。

然而,在新年伊始受疫情影响,许多普通民众因为失业即没有生活来源,有没有创业成本,日子过得紧巴巴的,同时,失业人数的增多,也给社会带来不稳定因素,经济的滞涨,也给社会的发展带来了压力。

在这种背景下,地摊经济低廉的成本,无疑在一定程度上能缓解就业压力,让民众能有一份额外的收入,减缓生活的压力;同时刺激经济的循环发展,为经济注入新的活力。

然而,地摊经济也存在一些不可避免的问题,如,脏乱差、当道、扰民等问题可能也因此死灰复燃。复活“地摊经济”,这些问题该如何解决,曾经就是因为管理的问题,导致了许多悲剧的发生。

2006年,23岁的小贩崔英杰,在北京被摆摊,多次被城管抄了摊子,但他没有气馁,坚持下去。直到8月11日,在其准备开张之时,遇到了城管副队长李志强,堵住他的去路,扣压他的三轮车。

无路可走的崔英杰苦苦哀求,甚至下跪,城管都无动于衷。在城管收缴成功准备回撤时,心如刀割的崔英杰想要讨回三轮车,与李志强擦肩而过时,彼此产生对行为的误解,崔英杰刺伤了李志强,并导致李志强死亡。

虽然导致城管死亡的只是个例,但是摊贩与城管的矛盾却是非常尖锐的。一个要获得收益,一个要驱逐,天生的对头。就这样因为城市化的发展,一二线城市的地摊经济一度消失在人们眼中。

再次提出“地摊经济”,是今年的两会期间。因为疫情的影响,经济下滑,人们生活也困难,怎么既能保障人们的生活,又能促进经济发展,而且成本小,就这样,“地摊经济”再次走进人们的视野。

所以,当有代表委员提出“地摊经济”建议时,立刻引起人们的普通共鸣。毕竟在经济继续复苏的情况下,“地摊经济”所具备的活力,能有效拉动内需。“地摊经济”的最大特点,就是方便实惠。

地摊经济虽然火热,真的有想象中那么大的能量吗?只怕不尽然。实际上,地摊经济普遍是小本生意,摆摊商贩通过售卖手中的商品获得一些收入来源,想过好一点可以,但要很发达,真的很难。

毕竟,地摊都是小本经营,某些小吃或小商品,或许能走一些量,但因为利润较小,销售额可能有,但利润并不见得可观。对于消费者来说,买地摊货是因为便宜而且方便,如果没得实惠,买的人就少了。

不可否认,疫情下有不少企业和工厂倒闭,许多人处于待业状态,地摊经济的复苏,能解决一部分的就业问题,但规模化很难,而且地摊太多,同质化就在所难免,与商铺、网络还是存在很大差距。

取缔地摊,是因为发展城市市容市貌的需要,也因为地摊管理的难度大。如今重提“地摊经济”,其实更多的是没有办法的办法。毕竟在当下摆地摊,对底层民众而言,相当于是给他们一条求生的道路。

硬要说“地摊经济”是时代的新风口,或者能让整个市场活过来,那真的是想多了。正是因为很难生存,才摆地摊;正是因为生活艰难,才从地摊上买。想以地摊经济来重启经济,更多只是一种概念或想法。

同时,当地摊大量出现时,必然会给城市带来一定的管理难度,那又该怎么去做?还是一刀切的禁或者放吗?当然,有了地摊,城市可能或更热闹些。重启地摊经济,是倒退还是前进,你怎么看?

最新热点时评↓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