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特朗普身上能看到胡佛的鬼魂,但美国不会再有罗斯福

  • A+
所属分类:犀利时评

美国新冠病毒确诊人数已经达到85万以上,死亡47997人,但特朗普政府前两天还闭着眼睛说疫情峰值已过。

 

为了避免大选年连任失败,特朗普政府的言论和行为越来越极端。对内,不顾客观是否具备?一心要强行重启经济;对外,动用所有舆论资源企图将锅甩给中国,逃避自身责任。

 

许多外媒担心疫情过后,美国是否会再一次陷入经济大萧条?因为当年的种种可怕记忆正在重演:农场主不断倾倒牛奶,毁坏农作物,城市里大量劳动力失业,还有恐怖的股市崩盘……

从特朗普身上能看到胡佛的鬼魂,但美国不会再有罗斯福

当时的美国总统赫伯特·胡佛被称为“饥饿总统”,面对危机,他无力回天,却又满嘴谎言,想在1932年(大选年)再次赢得总统大选,结果被跟他对着干的纽约州州长,民主党候选人富兰克林.罗福斯彻底击败,带着深深的耻辱退出了政坛。

 

胡佛被遗忘了很多年,戴着一顶“美国历史上最糟糕的总统”的帽子(网上也有洗地的,改叫最悲情总统)。

 

没想到在这次疫情中,特朗普的表现让人感觉胡佛的鬼魂又回到了白宫。

 

他们有三个关键相似点:

 

一,能力不足却又不肯面对现实。

 

二,把恢复企业经济活力置于人民生命和尊严之上。

 

三,不负责任,从不承认自己有什么过错。

 

胡佛1928年击败史密斯当选总统,他向美国民众承诺,当选后,要让美国人锅里有鸡,家里有车,四年后这一切成了恶梦。

 

1929年10月,纽约股市崩盘,迅速引发了银行业危机,多家银行纷纷倒闭,整个社会购买力急剧下降,导致汽车,住房,电气产品销售量剧减,连锁反应形成后,美国钢铁、橡胶、采煤、石油、纺织、五金等工业部门生产几乎停滞,工人成了企业的多余部分。

 

1929年美国劳动力失业人口为155万,1932年为1200万左右,相当于全美劳动力的四分之一,而这些人又往往是家庭主要收入者,因此,受到失业影响生计的人口更是难以统计。

 

在如此可怕危机面前,胡佛政府却想将危机转嫁给美国平民,并转移视线,胡佛采取了限制移民政策。

 

1931年美国移民人口从20几万下降到了97000人,1932年为35000人,1933年为23000人,但这对解决经济危机毫无帮助,胡佛吃错过的药,特朗普又吃了一遍。

 

胡佛政策原则就是自然调节,保持美国“自由个性”,政府只是劝说该做些什么,而不会采取直接行动,各州不要指望联邦政府帮助。

 

1929年11月21日,胡佛邀请以福特和杜邦为首的几位工业大佬到白宫开会,希望企业界能扩大生产,不削减工资,保持良好的社会秩序。

 

但这种劝说式政策,很快随着经济恶化而破产,1930年下半年开始到处是裁员和减薪,民众连最基本生活保障都成了问题,社会矛盾愈加尖锐。

 

胡佛和他的团队坚持“社会达尔文主义”,反对政府干预经济,依靠各州自行解除危机,胡佛认为,只要是聪明能干的人,不会受到大萧条影响,失业者罪有应得。

 

面对全美国近3000万人需要救济时,胡佛仍然反对大规模救济,各州无论如何求救,胡佛政府都置之不理。

 

全美国只有纽约州州长罗斯福在自行救济平民,口号“不能让一个人没有吃的,没有穿的,没有住的。”罗斯福明确主张政府干预,并建立失业保障体系,这为他赢得了广泛民意。

 

1932年大选,不再是美国两党之争,而是两派之争,即放任自由经济与国家干预经济之争,或者说是社会达尔文主义PK资产阶级人道主义!

 

胡佛偏向企业界和资本精英,6月份,他得到了共和党候选人资格,竞选主题“个人自由主义,国家不干预经济”,潜台词就是民众自生自灭,社会经济自然恢复。

 

胡佛最重要盟友就是财政部长安德鲁.梅隆,一个纯粹的社会达尔文主义者,1932年初冬,宾夕法尼亚州州长吉福德跑到首都拜访财政部长,梅隆那天心情大好,寒暄之后,请吉福德欣赏他刚刚从苏联购买到的沙皇珠宝,价值170万美元。

 

然而,当州长提出100万美元联邦政府救济借款时,却被梅隆一口回绝。后来,美国国会议员帕特曼作证揭露:梅隆一家在胡佛保护下,违法乱纪到了肆无忌惮的地步,手法之恶劣,情节之严重,美国历史上无人能出其右。

从特朗普身上能看到胡佛的鬼魂,但美国不会再有罗斯福

胡佛则拒绝承认有人挨饿,在记者会上,胡佛总是说街头流民吃得比以前更好,纽约有的流浪汉一天能吃到10顿……记者劝他去看看街头排除领面包长龙,看看救济处风雪交加中的穷人们。胡佛斥之为胡说八道,反而称一切都正在好转,如果他能连任的话,美国将会复苏。

 

胡佛不关心民众死活,家里晚餐却顿顿极为讲究,要有鲜花,要有七道菜,餐厅门口要有穿蓝色礼服的海军陆战队值日官,还要有吹号手和管家,哪怕用餐的只有他和夫人两人……当新闻披露这一切时,胡佛的民望可想而知。

 

胡佛跟梅隆认为,大萧条不是坏事,它将洗涤美国制度下的污泥浊水(穷人),能力差的人将被自然调整(就像疫情下老人被淘汰),有事业心的人将出来收拾大萧条之后的烂摊子,美国重新恢复活力。

 

当时,美国不少经济学家支持胡佛的观点,他们认为大萧条可以起到社会健康的作用(一些无用的,消耗社会资源的人将被淘汰)。

 

竞争前,一位经济学家当着罗斯福的面,提出了这种观点,并询问他的看法,据后来的劳工部长弗兰西丝.珀金斯回忆录记载,罗斯福当时气到面部扭曲,咆哮着:你应当记住,人民不是牲畜!

 

而胡佛他们指责罗斯福是在煽动,纽约州的政策带有社会主义色彩。胡佛在《美国个人自由主义》一书中写到:我们为了医治苦难,而转向国家控制的经济体制,那不是自由那是专制,那是消灭自由的规范化社会。美国的文明是趋向自由,而不是规范,这是我们的理想!

从特朗普身上能看到胡佛的鬼魂,但美国不会再有罗斯福

特朗普比胡佛更赤果果,他甚至连疫情期间的各州居家令都要反对,煽动民众起来“解放”自己,恢复“自由”。

 

1932年9月23日,罗斯福在旧金山演讲中表示,政府的职责在于保护全体公民的自由和财产,而不是少数大企业,金融界和企业界必须为美国齐心协力合作,它们必须在必要的时候做出必要的牺牲,通过自我克制来实现普遍利益,如果拒绝合作,那就是无政府主义。政府必须帮助社会金字塔底层的人们,为他们提供条件,更合理的分配财富和产品。

 

到11月,选举已没有任何悬念,只得到在大资本家们支持的胡佛,无法形成多数票。

从特朗普身上能看到胡佛的鬼魂,但美国不会再有罗斯福

大选结果:罗斯福拿下472张选举人票,胡佛只有59张,输掉了42个州。

 

罗斯福选民票为2200多万张,胡佛为1500多万张。 国会选举中,民主党也在两院大获全胜,全国只剩下8个共和党州。

 

这意味着,美国民众理解并相信,联邦中央政府权力才是应付国家灾难的唯一源泉。

 

1933年开始,罗斯福推行“新政”,大兴土木,以工代赈,政府招募大量人力去修建公路、铁路、机场、码头、水利、防洪等等基础设施建设,而这些投资大,见效慢的工程都是资本家不喜欢的。新政分两个阶段,1933-1935;1935-二战爆发,前者以《全国产业复兴法》为标志,大修基建,后者以《劳工关系法》为标志,大搞军工(不细写了)

 

表面上看,民主党内任何人都可以轻轻松松击败胡佛,但罗斯福难的是击败民主党内竞争者史密斯,史密斯的盟友是民主党全国委员会主席拉斯科布,而拉斯科布同时又是共和党党员,他们背后的财团是杜邦,政策跟胡佛差不多。

 

如果不是前总统威尔逊的女婿麦卡杜在党内选举第四轮倒戈支持罗斯福,将加州44票全部送给罗斯福,罗斯福就很难得到三分之二支持票。

 

胡佛虽然死了很多年,但鬼魂还在白宫。

 

胡佛当总统一无是处,他有段话却说得很到位:美国群众只有情绪,没有头脑,不会想法子。容易受骗,喜欢破坏,挥霍无度,怨天尤人,还会想入非非,就是不会建设。---《美国个人自由主义》,在《光荣与梦想》中也有记载,现在那些反对居家令,聚集街头闹事的人,不就是这样?

 

胡佛是黑锅没地方甩,罗斯福也不会让他有甩锅给欧洲的机会。

从特朗普身上能看到胡佛的鬼魂,但美国不会再有罗斯福

特朗普在进行政治豪赌,11月大选前,不管用多么离谱的方式甩锅,只要能让民众相信责任在别人身上,他就未必会输,毕竟美国也不会再有罗斯福式人物出现。

 

但胡佛应当感到欣慰,他的“美国史上最差总统”帽子,终于可以摘下了。

最新热点时评↓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