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师节之辩:设于紧跟9月9日之后实在恶毒!

  • 1
  • 369 次浏览
  • A+
所属分类:犀利时评

近日见一新闻,两会期间有人大代表建议“将教师节改设于孔子诞辰日”,值得说说。

教师节的日子要不要改,要改!但是改立在9月28日,我反对,就像我反对设立在9月10日一样。

9月30日就是烈士纪念日,过近的节日排布明显会冲刷舆论,这是对烈士日的不敬和不肃。

同时,以孔子作为教育标杆、作为一张教育大旗,这就更值得反对。

中国人在20世纪经历过1915和1966两场声势浩大的、现代化的文化思想革命,结果竟然还能在21世纪复孔,这很诡异。

有人说毛泽东“全盘否定孔子”,这帮人估计也是把“路线错了,知识越多越反动”的前半句给摘了的群体。

毛主席上过七年私塾,熟读儒篇,说他全盘反孔实在是污蔑了。他对于孔子是局部的、客观的“反”,这正是在于他对孔思想的了解和理解。

毛主席亲口语:“孔夫子的很多思想是好的,但是现在的孔夫子已经不是当年的孔夫子了。”

当孔老圣人变成了维护贵族统治的“白匪工具”,毛主席的评价一针见血:

“孔子当年那套东西,没有市场。周游列国到处被赶出来。为什么?战国七雄,唯独秦国是不允许孔夫子的弟子进入的。可为什么那些相信过孔夫子的国家都灭亡了,唯独秦国不听孔子那一套的秦始皇能统一中国……”

“我们共产党人,是从批孔起家的,我们决不能走前面他们的路,批了再尊……落入历史的一种循环,这是不行的……”

前不久山东“跪拜风俗”引发的争议,还不够深刻吗?

另外,尊孔为“教父”,这里面还暗含了一种浓烈的「文人治国」的味道,这是一种非常阴狠、非常矫造的气味。

从程朱理学,到康熙祭孔,从民国的所谓“大湿辈出”,到80年代的所谓“解冻”……不展开细说。

再说9月10日,改动这个现存的教师节的建议,我倒是支持的,这个日子绝对不适合作为一个节礼日。

中国目前有大几十个或官方、或非官方但具有民间影响力的「节日」,不论是来源于传统的民俗节日(春节清明中秋端午),还是来源于文化入侵…哦不,来源于中西文化交流的宗教节日(圣诞感恩情人),亦或是来源于政治纪念的节日(国庆建军)——这些节日都是有根可寻的,都是有设立理由的。

唯独这个教师节,如“啪”的一声按下公章就不由分说地设立一般,无逻辑也无缘由地在1985年1月21日横空出世。

从此,9月10日就莫名其妙、且是以一种急不可耐的姿态,成了中国的教师节。

有些事情,我真的是不惮以最坏的恶意……

按照中国传统习俗,忌辰期间,应禁忌饮酒、寻欢作乐等事,《礼记·祭义》载“君子有终身之丧,忌日之谓也。” 郑玄注:“忌日,亲亡之日。”《后汉书·申屠蟠传》:“九岁丧父,哀毁过礼……每忌日,辄三日不食。”

9月9日是什么日子,又是什么样的意义,无需多言。

在9月9日之后迫不及待地就加盖一个庆贺性质的官方节日,从某种现实诉求的角度看,三十六年前,这是一种驱赶着人们去遗忘、去褪忆的“冲淡”。

冲淡什么呢?无非就是内涵“毛主席批斗打压臭老九”嘛,所以这些“一夜翻了身”的臭老九们,可不得锣鼓喧天、鞭炮齐鸣。

然而历史总是由“后死”即“活得久”的人撰写的,当年所谓批臭老九、动辄把一些运动扩大化的人,是毛主席吗?

不敢多说,不便多说。

再就是一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低智谣言:“毛说‘知识越多越反动’,他不尊重教育!”、“毛取消了高考,他不尊重教育!”——拜托,这俩谣言能别再传了吗?

不敢多说,不便多说。

说毛主席不重视教育、不重视人才?去看看他老人家会见尼克松时是怎样一副高傲的姿态,而接见钱学森时又是怎样一副亲热的神情,他不重视人才?

当年被下面搞成扩大化后,下令给近20万知识分子“摘帽”的,不是毛主席是谁?

说毛主席不尊师重道、不敬重教师?

对徐特立,老先生六十岁大寿时毛主席写信:“你是我二十年前的先生,你现在仍然是我的先生,你将来必定还是我的先生”

对黄宗溍(原湖南省立第一师范老师),毛主席1957年寄去1000元——1000元啥概念?毛主席每月工资才404.8元,当时连去人民大会堂开会喝杯茶都要付茶钱的。结果钱到时,黄先生已病故,其家人欲将款退还,毛主席说:“老师走了,师母还在,还有师弟师妹,这钱就留给他们用吧。”

对毛宇居(韶山启蒙老师),毛主席曾在百忙中邀请他到北京游览名胜,还安排参加国庆一周年观礼宴会,衣食住行关怀备至。1959年回故乡韶山,毛主席在家宴上向毛宇居当面敬酒,老先生说:“主席敬酒,岂敢岂敢!”毛主席回敬:“尊老敬贤,应该应该!”

早在1942年的延安中央党校开学典礼上,毛泽东就明确指出:“没有革命知识分子,革命不会胜利。”在《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中,他又指出:“我国的艰巨的社会主义建设事业,需要尽可能多的,凡是真正愿意为社会主义事业服务的知识分子为它服务。”

到了1957年春夏之交时,某些知识分子露出了蠢蠢欲动的苗头,与党内某些产生“资倾向”的人相苟合,毛主席又指出:“在我们的国家里,鉴别资产阶级及其知识分子在政治上的真假善恶,主要看他们是否真正要社会主义和真正接受共产党的领导”、“知识分子应当成为无产阶级的知识分子,没有别的出路,‘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这或许是某些时时刻刻想着脱离工农大众、坐在云端高高俯瞰人民的“知识分子”们,之所以痛恨毛主席的原因吧。

毕竟毛主席总是教育他们要服务于劳动生产和革命事业,这可就太反了这帮人无病呻吟、哭哭啼啼的尿性了,怎能不反攻倒算~

对这类脱离劳动、脱离工农的所谓“知识分子”,毛主席也给出过精辟的论断:“知识分子把尾巴一翘,比孙行者的尾巴还长。孙行者七十二变,最后把尾巴变成个旗杆那么长。知识分子翘起尾巴来可不得了呀!‘老子就是不算天下第一,也算天下第二。工人、农民算什么呀?你们就是阿斗,又不认得几个字’”——以及他那句著名的教育工农与年轻干部的话:“你们要多读点书,免得受知识分子的骗!”

之前写天津女教师“嫌贫爱富”时时就说了,在今天,教师早已不是过去那种“无产阶级人民教师”的革命姿态,在教育产业化、私有化、商业化的当下,已是越来越趋近于一种普通职业。

在2012年八项规定出炉之前的时日里,每年的教师节曾经更是一度成为部分体制内蛀虫大兴奢靡之风、鼓动家长学生送礼献媚的“油水日”。

教育乃一国之本,从毛主席开始,我国没有哪一个时期是不重视教育的,但是就设立节日是否必要、尤其节日设立在9月10日是否合适,确实需要严肃讨论。

建国后我们一度以五一劳动节作为教师节,这非常合理,教师职业本身就属于劳动阶层,应从劳动群众中来、贡献于劳动群众去,一旦脱离劳动则难称“人民教师”。

所以后来也几乎没有再为教师职业特立节日以搞特殊化。

教师节之辩:设于紧跟9月9日之后实在恶毒!

而今天,如果非要设立教师节,非设不可,那么我个人倒是建议设立在12月26日,毛主席的诞辰,即「人民节」,将毛主席这个开国领袖的“人民性”和“教育性”实现合一,逢大兴崇教尊师的日子,都能想起那个我们共同的老师。

我们这个民族能够从浴火中重生、从分裂中实现家国统一,是被谁带领、被什么思想教育,12月26日是最恰如其分的答案。

“什么四个伟大,讨嫌!总有一天要统统去掉,只剩下一个‘Teacher’,就是教员。因为我历来是当教员的,现在还是当教员,其他的一概辞去。”

将文章分享到微信群和朋友圈点此获取《毛选》第五卷
最新热点时评↓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目前评论:1   其中:访客  1   博主  0

    • 匿名 匿名 5

      那就改为5月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