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今天这个忌辰人物的客观评价

  • A+
所属分类:犀利时评
关于今天这个忌辰人物的客观评价
“好读书不求甚解,好发言不得要领!”
1975年,他任职中科院时,毛主席就用过一个简短的定辞概述过他:“放屁!” 
他放的什么屁让毛主席勃然大怒呢? 
老人家当时已82岁,但是思路依然非常清晰:“他就是放屁!说‘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不是放屁是什么?科学技术是渗透到生产力各个要素之中的,是通过提高各个要素的质量来发挥作用的,并不是与生产力其他要素相并列的独立要素,并不能独立存在,所以不能与其他要素去并列排行第一第二。”
这话后来是不能提了。
伤痕文学的矫作呻吟之风,和舆论战地的全面失控、大批反骨新闻集团拔地而起,兴于何时?正是那时。兴于何处?正是他处。
他到中央党校第一件事便是组织人写文章、办刊物,《理论动态》随即横空出世,矛头直指毛主席的“继续革命”理论。
他明确要求:“我们也要有自己的刊物”、“没有一个阵地是不行的。”
不禁想问:什么叫“你们我们”?你们的“阵地”又是什么?
没几天创刊号就诞生,首篇文章《“继续革命”问题的探讨》一炮而响,地动山摇。
1977年8月12日,十一大在京召开,大会报告明确重申,“‘十大’以来的组织路线是正确的”,他不甘心,又打造一篇《把“si人帮”颠倒了的干部路线是非纠正过来》,几天后刊文人民日报。
同是1977年,郑必坚的文章《把无产阶级专政下的继续革命进行到底》中发明“两个凡是”,被他抓住,揿在了华的脑袋上。
经过不到一年酝酿,《理论动态》第60期刊登胡福明撰写、他亲自审定的文章:《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就此拉开了批判“两个凡是”的序幕。
“文革十年经济崩溃”的谣言亦从此诞生。
说他是“平反冤假错案”的大拿,殊不知在毛主席麾下时,陈老总和小平同志均在1972年平反,贺老总1974平反,1975一年更是足足平反了一大堆。
倒是他本人,至今有舆论替他向胡乔木的长子胡石英同志道过歉吗?
他在1984年颁布的民族政策大家都很熟悉了,之前也提到过。
关于今天这个忌辰人物的客观评价
说“清廉奉公”、“后代温净”,我也挺摸不着头脑。
儿子胡de平,1984年时还在中国历史博物馆保管部当副主任,完全没有整党经验却同年莫名当上中央整党指导工作委员会湖北巡视组巡视员、华北联络组副组长、西北联络组组长……
更令人叹为观止的,是两年之后又一跃成为中央统战部秘书长、五局局长——两年升至副部级,这种几级连跳的奇速在党内无人可比。
而且那两年的巡视组工作,他的这位儿子几乎没有任何突出功勋,腐败倒是大量出现,黄、赌、毒、黑等在毛时代绝迹的事物也死灰复燃。
令人唏嘘的80年代啊……
或许,这都不是事儿——如果与90年代末南油集团低价卖出在光彩集团52%股份给卢志强、而卢志强恰恰又是胡de平妻子的生意伙伴刘汉(四川黑老大)的好兄弟这件事相比的话。
且转让之后光彩集团迅速扭亏为盈,又当如何解释呢?(前期“国企亏损”是私有化的必须借口)
曾经的四川,刘汉刘维两兄弟的黑社会势力无人不知,但很多人同时不知的是:刘汉出资一个亿成立的“天诺慈善基金会”,理事长正是胡公子之妻王豫颖。
这位胡公子,还是柳传志的泰山会的顾问(点击阅读原文)
不过他生平最大手笔不是经济层面,而是理论层面:这位胡公子就是篡改《共产党宣言》中文译本的幕后人物,篡改的具体内容是:马恩从未说过“消灭私有制”,而是说“扬弃”……
对了,胡公子还是著名的反G杂志《炎黄春秋》的顾问。
2011年8月27日,还是这位胡公子,在北京联合“HYB史料信息网”、中国经济体制改革杂志社,隆重举办“纪念中共中央《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发表三十周年座谈会”
关于今天这个忌辰人物的客观评价
大批南方系媒体高调云集,其中《南方周末》还是主办单位,一众政治、经济、理论、法学、新闻界人士出席,宛如宗派集会、群雄续谱。
当时参会的都有哪些人呢?来瞅一瞅:高尚全、张鸣、张维迎、马立诚、于建嵘、宋晓梧、江平、陈有西、王长江、吴思、杨继绳、郭道晖、胡舒立……
老人家九泉之下,真应欣慰啊。
两年后,新华社《经济参考报》首席记者王文志在其微博实名举报华润集团董事长宋林(副部级)等公司高管,在收购山西金业资产的百亿并购案中涉嫌利益输送,致使数十亿元国有资产流失。
这在当时是继罗昌平实名举报刘铁男之后的第二例实名举报副部级官员案例,且有网友爆料指出:曾是华润集团的常务董事、副总经理的刘湖,正是他的次子。
儿子们厉害,胡女儿同样不遑多让:2013年,葛兰素史克(中国)投资有限公司因涉嫌“严重商业贿赂和涉税犯罪”被警方立案侦查,引发舆论关注。
据当时公开资料显示,该公司公共事务部总监正是胡女儿,李恒(满妹)。
================
近年来,中央在网络战、舆论战阵线投入的各类成本,人民群众有目共睹。其中,反制历史虚无主义、重塑人民史观一直是重中之重的书史信条。
想知道我们要驶向哪里,必须先搞清楚我们从哪里来,历史不是任人打扮的小姑娘,它关系到我们的前行航向。
谨记“学好党史”的最高指示,也是最高嘱托。
将文章分享到微信群和朋友圈点此获取《毛选》第五卷
最新热点时评↓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