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00元低保金竟能拔毛5600元?吉林这个贪官,能活剐吗?

  • A+
所属分类:犀利时评
今天看了一篇今年6月份纪检监察报《低保金不容骗取侵吞》的文章,心情瞬间不美丽了,本来从农村出来,我是知道这些蛀虫墨吏会搞一些雁过拔毛的勾当,可是6000元低保金竟然能拔毛5600元,这着实超出了我的想象:我就想问一句,能活剐吗?
 
2018年10月,吉林省乾安县纪委的同志们在基层走访中听到了群众反映,因为没有给大布苏工业园区民政助理刘凤军送钱,结果自己的低保被拿下了!
 
小小的问题线索,纪检的同志们顺藤摸瓜,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
 
2017年7月3日,刘凤军向端字村村民赵玉兰索要3000元办低保,倘若单纯明目张胆的索也便罢了,刘凤军还很嚣张的说:“我这个民政助理也干不长,谁上来都得捞点。”
 
2017年11月,刘凤军给知字村村民代永军打电话,向他索要2000元,来为代永军患了癌症的妻子白亚娟办理低保,代告知家中只有1000元,刘凤军不客气的回复道:“爱办就办,不办拉倒”!无奈之下,代永军只得借了1000元凑齐2000元给刘凤军送去,等到白亚娟的低保金3600元下来,刘凤军又向其索要2000元,敢怒不敢言的白亚娟送去了1500元。
 
 
 最令人震惊的是,刘凤军听说后得村村民张玉辉身体残疾,其与智障的哥弟在一起生活,家庭困难没有来源时,他竟然“热心肠”的为张玉辉办理了低保。2017年4月5日,刘凤军带着张玉辉到银行取钱,存折里共有6100元,刘凤军取出来了6000元,直接扣留了5600元,只给了张玉辉400元。尽管张玉辉气得肝颤,可又害怕得罪了刘凤军,万一取消了自己的低保资格,以后这生活可怎么办呢?于是乎,愣是强压住怒火,忍了下来……
 
仅此三例,已足以让我们震惊,连低保户的低保金都不放过,刘凤军的所作所为,这又岂止是罪恶,简直是罪不容诛了!
 
 
出来混,早晚要还的!
 
2018年12月17日,乾安县纪委监委正式对刘凤军进行立案调查,在官方的通报中,我们得知,2013-2018.10,刘凤军在担任大布苏工业园区民政助理期间,先后59次索取、收受59户低保户欠款10.34万元!
 
 
是的,如果单从金额上看,受贿10.34万元也不算什么大不了的事情,毕竟有些村长都能贪污上亿元,可问题是,这一笔笔的钱都是从低保户的口中出来的、从一个个贫困家庭的救济金中挤出来的,这样的钱,分量却远远高过那些动辄贪污受贿百万、千万、甚至亿万的人!
 
有刘凤军这样的蛀虫墨吏存在,贫困的百姓又哪里会感受到扶贫政策的温暖?所以这样的人,不杀都不足以平民愤!
 
打虎拍蝇,任重道远呐:尽管我明白,法律就是法律,受贿10.34万元,无非是判个几年又出来罢了,还上不了死刑,可是对于这样处处刁难贫困群众、还要从贫困群众嘴里搜刮掠夺的贪官墨吏,真的应该从严惩处了:
 
雷霆手段,如何显菩萨心肠?如果可以,我支持对刘凤军扒皮、活剐!
将文章分享到微信群和朋友圈点此获取《毛选》第五卷
最新热点时评↓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